第11期-总结2015年政经股汇形势

今年的大马政经股汇经历了数次“过山车”和“有惊有险”的“惊”厉。对于许多商家和股市散户而言,2015 年可谓 恐怖之极。不过,准确分析2015年的点滴之后,就有望更准确预测2016 年的潜在趋势。

2015 年的震荡:

  1. 石油价格从每桶USD90 直泻到USD40 左右。政府在准备2015年的财政预算案时,作出石油价格介于每桶USD100的臆测。可是到了今年5月份,石油价格就掉向USD 50 左右。试想政府岂能不面对“严重赤字”?许多发展项目不就要被逼喊停?为此,执行消费税收(GST)就变成了政府的“救星”(纳吉在巫统大会上的言论)。即使石油价格在2016 年依然低迷(也应当如此),贡献了31%政府财政来源的石油收入逐减,消费税却可填补该收入所留下的大部分缺口。
  1. 股市多次跌向1600点,甚至差点跌穿1500 点。我们在2014年预测综指可掉到1600点, 此般走势也在2015年出现了3次。在今年8月到9月间,综指曾趋近1503 点,尾盘反弹报收1532点后就再度回升至1600 点上方。那是源自中国货币的 “失误”安排所致,纳吉的1MDB事件并非是大市走低成因。现在即使1MDB事件逐步获得解决,我们还是面对着源自中国的“震荡”。为此,综指难以继续上升,小型股项继续引领天下。
  1. 令吉从1USD兑RM3.42 泻到RM4.48(-23%),导致人心惶惶。对于大部分人而言,令吉下泻没有带来太大打击,皆因对应多数入口国家的货币,令吉只掉了5% 到15%。尽管马币兑换人民币掉了25%,中国产品在可以“亏本卖”的情况下更为便宜。外资“撤离”是另一个因素。更重要的是“炒卖”投机活动盛行。作为保险炒卖工具的信用违约互换(Credit Default Swap)隐射大马“濒临破产”。不过,该衍生产品的价格很快就正常化,现在无事。
  1. 外汇储备金从USD1310 亿掉到 USD910 亿,少了USD400 亿,随时造成国际收支危机。外资持有高达49%大马令吉国债。他们卖了到期的令吉国债后,就即刻换成美元撤离。因此,从去年10月到今年6月间,储备金大跌。储备金现在却有所回升。理由是我们的来往帐项(Current Account)不断保持盈余。有危机的国家都面对着多年的来往帐项赤字(Current Account Deficit),如巴西等。令吉国债可以通过发行更多的令吉偿还,没事。
  1. 之前政治似乎“动乱”,随时会有“政变”。今天(12 月11日)纳吉在巫统大会上显得“威风八面”,不但宣布冀望和伊斯兰党合作,还大力抨击反对声浪。他受到绝大部分的代表们站立鼓掌以示支持。马哈迪,慕尤丁等皆黯然失色。纳吉欲执行“伊斯兰法律”…加上要和行动党“对敌” … 不能接受“两线制”等等。纳吉胜了,政治稳了。没有政变。股汇无事。
  1. 初期,1MDB的丑闻接连不断,越搞越糟,直到今天的巫统大会前夕才得以明朗化。1MDB的丑闻是打击大马国际声誉最大起的事件,国内许多人士认为纳吉“完蛋”了。事与愿违,1MDB 的债务得以逐步解决。纳吉采取了“高压手段”制止反对单位的“胡乱报道”,甚至用上了SOSMA(新的ISA)。
  1. 商家面对GST 的冲击时陷入缺现金流的窘境。GST开始执行时,的确引来许多“辣手”的乱局。现在几乎“迎刃而解”。不过,商人普遍上已经不能像以前般继续无忌的“暗账”“黑账”等等。就此,他们开始时大力抨击。现在也已经静了下来,接受了“难吞的现实”,初期的“胡乱涨潮”也消退了。
  1. 市场极度冷淡,一面倒的“平静”。市面价格似乎不断上涨。小市民痛苦。对于大部分的商家而言,“很淡”才是“硬道理”。对于小市民而言,“很淡”却是“艰难”的生活。不过,对于投资散户而言,这一次的起伏跌宕提供了许多的“投机”机会。只是许多散户未在价高之际“套利”,结果行情处在低档时错失了“买入”机会(1532 点时)。

2015 年即将在时光隧道里消失,接着2016年就要降临…能够“开怀迎接”或仅能“低头回避”,就得看你是否已经有所准备?包括你是否对自己的“预测”有足够的信心?或许你需要细读何博士会讯…

欲阅读完整内容,请点击以下链接

订阅何博士 - 盈资讯

欲了解更多详情,请参加我们的分享会

马股入门体验班

欲了解更多详情,请参加我们的课堂

生命译码入门体验班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